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密码解密 >> 正文

【流年】梦(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寒的家坐落在一个美丽的海边小镇。那儿有和蔼的老者,能干的年轻人。小时候,母亲常带着寒去海边散步。那时候的寒是个孩子,她总是睁着她明亮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总能安安静静聆听海浪的声音。无论是大雪纷飞的冬季,还是开满紫薇花的夏季,她们总是手拉这手,坚持不懈的来海边散步。

从小聆听海长大的寒,总是能在那好浪吹打的时刻吹起海螺的号角。那时候的她,觉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美丽的穿着白裙的妈妈,清新的,拍打着岩石的海浪。

时间总是如流水般过的飞快,转眼间,寒已经10岁了。她在人世上已经过了10年的光阴。

那天,海风带着透骨的清凉吹来,天空是清蓝的,空气也清澈而又冰冷。海水的浪潮,一波一波地在耳边回响。那本该是个在普通不过的一天。

母亲依旧拉着寒的小手,轻轻挥动着手臂,脸上平静。而寒也依旧拉着母亲的右手,晃荡着,满脸的幸福和随意。

那天,寒站在这块与世隔绝的地方,她对母亲说。

“妈妈,学校的老师问我们今后要干什么。”

母亲丝毫没注意寒的言论,在她看来,这个问题再普通不过。

“你说呢?宝贝想干什么?”

“我想当科学家!”

母亲看向了寒。寒的双眸闪烁着晶亮的光彩,就像黑夜之中的启明星。

母亲笑了,她温柔的捏了捏寒胖圆滚滚的笑脸,又亲昵地揉了揉她柔软的短发。

“妈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做一个普通人。”

那时候的寒嘟起了嘴巴,她听到这个理想,感觉十分不爽。在她眼里,她是个有能耐的人,更是个有能力搞科学的人。要知道,在学校里,科学课上她可以踊跃发言啊!

寒不爽地看着母亲,又看了看前方,赌气地说:“我就要做科学家。我在学校里的科学成绩很好哒……”

随后不爽地撇着嘴巴,看向一旁的大海。

大海浪涛阵阵,凉风轻轻吹拂,思绪渐渐放松。寒居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预感到,今后她想的将会和她背道而驰。

大海的声音让她逐渐安静了下来,也让她的不快渐渐平静。

下午,海岸边响起了人们的欢声笑语,大家开始哼唱着歌曲,漫步在路上,一个个都像快乐的歌唱者。

寒对这种不详的预感却越感越深。她不由皱起了眉头,看向母亲,她依旧是一脸的淡然。

寒的小学时光是这样度过的。

枯燥乏味的语文数学课。让她头疼的大堆大堆的作业。没人陪她玩的体育课。她每天的任务除了空想,还是空想。但是,一星期的其中几节课却是例外。那几节课是她的天堂。那个老师,是她心目中的偶像。

那个课是科学课。

在小学的科学教室里,老师总能和同学讨论一些研究或者是各种理论上的假想。一开始,寒也不感兴趣。但是,一次无意中的机会。科学老师问了个水的问题。老师说,水里面有没有空气,谁能用实验证明。

那时候大家挠破脑袋想答案。寒也只是从自己的空想中突然间一回神,听到了那句话。她转念一想,不用试验也可以证明。

她奋力地举起了手,奋力地,激动的。而老师也面带笑容地请她说话。

她说,水里面有鱼,鱼也要呼吸,所以我觉得水里有氧气。

那个景象让寒至今都难以忘怀。老师拖着长音的表扬声,一副夸张恍然大悟的样子。

那一幕幕景象,在寒的心中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

寒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自信,也感受到了科学课从未有过的魅力。

她很喜欢这类有趣的课,很喜欢猜测东西,更喜欢和老师讨论,直到老师露出奇特的表情,拖着长音表扬她。

她感觉那个老师是真诚的。他的表扬古怪而又有趣。他不像语文老师只是装作面带笑容的附和,也不是数学老师表扬的随便敷衍。

她突然间很喜欢科学课,也因此喜欢上了科学。她成了班上为数不多的回答问题的女生。

这些美妙的景象在她的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她开始看许许多多的科普书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小学时代的科学,始终是那般的有趣,但是又是那般的幼稚简单。而寒,把一切都想象的太过美好。以为科学就是这类东西,是没有痛苦的考试和做不完的试卷的。但是这个美妙的幻想,到后来被无奈地狠狠击碎,连一个念想都不曾留下。

寒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这样的坚定,那样的快乐又执着。她怀抱着4年的梦想走进了初中,随后,初中的生活就这样开始。

第一次上初中的时候,寒对学校的印象是这样的。

严厉刻板的老师,怎么也做不完的作业,无聊的成天幻想的学校生活。

但是,初中的第一堂课就完全打破了她的念想。

初中的老师,没有小学老师的那种刻薄的气质,更没有她们那为了差生们刻苦奋斗的精神。

初中老师的课,很轻松。虽然寒依旧像从前那般轻而易举地走神,但是她也能感受到老师思维的跳跃性。

刚入初中的寒没什么感觉。她只觉得时间过的越来越快了。而老师也不像曾经那些老师对你狠狠抓紧。

寒依旧每天做着梦。从一大早上学开始,大脑一直处于幻想状态。一直到上课。一整节课幻想下来,课也上完了。

她有时候会觉得很好奇,为什么那些课程有些人可以听得那么清楚,理解那么快。

但是这好奇也只是一时的,寒从来不考虑什么学习方法。老师让她背,她就死记硬背。老师让她怎样就怎样。这是她从小留下的习惯,却也成了她考试的悲剧。

学校外樱花飘零。初中,难免有少男少女情窦初开。这本身没什么,但是,同学们的注意却也影响到了寒。自此,她从小习惯的幻想梦境就这样被轻易打碎了。

寒长的不好看,成绩也不好。在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里,这似乎成了一个可笑的把柄。

于是,寒和一个长的胖乎乎的女孩,被列为了本届学生的校丑。

学校论坛里到处都是评论寒和那个胖女孩的言论。路上的同学更是对她指指点点,嘲笑她,觉得这个很有趣。

寒平静的心境在一次泛起了淡淡地波纹。

她开始注意别人注意她的眼光,她开始没有办法好好集中精力想她脑海中的图片。她甚至不敢看一些同学的面孔,她怕她们注意她的行为,注意她的言语,寒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不安。

青春期的寒是躁动的,她第一次在学校里看到了男老师,也第一次见识到了男老师的幽默。但是,也正是因为学校里人潮涌动的指指点点,那些让她霎那间适应不了的东西,让她产生了混乱,也让她产生了淡淡地疲惫。

漫长的小学时光,已经将她折磨地皮糙肉干了。

终于,在一阵阵的刺激下,她开始堕落。她不再像曾经那般努力了。每到家里,她干得第一件事,就是躺到床上,开始冥想。

母亲,对于寒的堕落很是无奈,但她的提示根本引起不了寒的注意。

寒越来越叛逆了。

有时候母亲正气得浑身冒火,寒也像个爆炸的炸弹四处轰炸。

小时候的寒从不和母亲顶嘴,但是这回她受够了。她受够了那么多年的忍气吞声,她受够了那么多年被父亲强逼着主动认错。她讨厌母亲,她第一次那么的讨厌母亲。她觉得她从没真心对待过她,她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阳光总是在最孤独的时刻照耀进来,房间内依旧只有寒一人。四周空空荡荡,父母都去上班了。

寒偷偷望着天空,她看着曾经梦寐以求的想要见到天使的天空,第一次产生了抗拒。

学校同学的注意已经让她不能再干她想干的事了。包括仰望寂寞的天空,感受风吹草丛的声音,感受身边清亮地鸟叫。

她突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悲哀正从她的心中缓缓流淌下来。曾经的她是孤独的,现在的她却是那般凄凉。同学的聒噪声还在耳旁,母亲批评的样子还在眼前回想。

那次晚上,她们再次吵架,两人狠狠打了一架。最后被父亲生生扯开。

那晚,寒异常的沉默,也异常的失落。

母亲从没见过寒这般反抗,更从没想过曾经任她支使来支使去的孩子也会有这样倔犟的一面,被狠狠地踢打依旧哭着大声吼着,反抗着,就像个为了不让自己跌落求生的小鹰。

不知为何,寒的母亲内心深处出现了第一次疑惑,随后疑惑渐渐加深。

那晚,难得父亲站在了寒这边。他觉得并非寒的错误。母亲却离家出走了。

抱着失落的痛心的寒回到了房间。过了许久,电话铃响了。耳旁是母亲轻微地带着哭腔的声音。

“宝贝,这次是妈错了。妈出去只是想好好冷静一下。”

心中无味陈杂,寒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茫然,沉默着,然后挂下电话回到房间。

初中,寒变了。与之变得是寒对科学课的看法。

曾经她以为,科学课是那般的轻松有趣。初中却第一次发现,科学也是枯燥的,无味的。每天有做不完的试卷,理论性的回答,就连实验也轮不到她做了。她又被丢弃在了一旁。

父亲说,科学家得要有极其优秀的数学才能。寒是做不到的。

“我可以做到!”

寒愤怒地大喊着。她抱着丝丝的念想,心道,说不定假设也是可以成为一个构架,从而成为科学家的。

抱着这种稚嫩的信念,寒悲催地度过了她的初中年华。

初三了,寒的性格渐渐稳定了下来,却也看到了不争的事实。

寒的数学很差,科学成绩也不够好。她进入不了优秀的高中,她就此沦落。科学就像一辆火车与她擦边而过。

高中了,寒退居二线。她觉得自己有能力的,也有信心的就只有画画了。

高中,寒是在职高读的。

职高的学生分为两种。

一种社会小混混型,每天梳妆打扮交男女朋友。

另一种老实诚恳型,成天诚恳的谈话,从不会瞧不起任何人。

寒是后一种。

在上了高中后,寒开始了为自己设计的第二目标而努力。

很久以前,在喜欢科学之前,寒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画家的。能画下她看到过的所有美丽的东西,能用感觉感受到她所希望感受到的所有美妙美好的东西。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慢慢从单纯变的复杂,也发现了世界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美妙,那般新奇又美好,但那种灰暗的色调中却又带着淡淡地清丽的暖意,就像黎明夜晚的曙光。

伴随着一个个幻梦中鸣唱的对于黎明,对于希望的,渺小生灵带来的新的感受,带着一种传奇般的色调。

那种感觉就像,在漫长的黑夜中不放弃那最后的希望,漫步在遥远的路途上。虽然越来越疲惫,但却从未停滞行走的脚步。

高中后的寒,美术天赋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高。但是她绝不轻易放弃。

她每天仔细画画,整天满脑子里都是进步的影子。

她从不相信自己的画画能力是差的,甚至是落后的。

自从老师说她总是进步不了后,她就不再相信天赋那东西了。她觉得自己是没有天赋的。但是老师说美术这东西天赋很重要。

她不要,她偏不要。她要证明,靠不断努力研究不断努力画画,绘画水平也是能够上去的。

寒每天沉浸在了失望和努力中。她不会放弃,只会越挫越勇。她看着身边林哥和叶姐水平越来越高,她却怎么也不肯服输。

终于,一天晚上,她终于参悟透了素描明暗的基本结构。就在那一星期,整整两年几乎没进步的寒突然间窜了上去,考试和叶并列第一。

那天成绩知道后,寒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成绩的,就连兴奋都显得那么的平静。

那天,她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

她说,她美术拿了第一。

老师电话打来,她说她和叶并列第一,老师还不信,说不可能进步那么快。

后来,寒回到了学校。见到了老师。老师看了画,才真正了解到了,寒没有说谎,她确实直接窜了上去。

后来画画又起起伏伏,寒再次停滞不前,然后突然间再次醒悟,然后又窜了上去。

时间始终在一点一滴的流逝,就像她美妙的高中生活。

梦想总是被理想的现实击得粉碎。寒梦想自己能当上画家。高考,她考进了一所美术学校。

母亲的话依旧在耳边。

“不用做画家,做画家太累了。能混口饭吃,当当普通人就好了。”

寒依旧坚持着自己的理想,抱着大包大包的画纸上了大学。

上了大学后,她才发现,母亲说的没错,她很多地方说的太对了。大学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美妙。而她哪所学校里根本不教静物,不教各种靠画谋生的伎俩。她学习的是动漫,她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软件设计上了。

上大学后,寒一开始还想接着画画。但很快,她又发现,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没有人会指点她的画,更没有人会教她,助她进步。

她突然感觉到,画家这个梦想离她是多么的远。她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对颓泄的一天,也有这么觉得遥不可及的时候。终于,理想败给了现实。看了一些优秀作品,又看了看自己的画,能感觉到些什么,但又感觉不对劲。在迷茫中,她再次放弃了那个抉择。

大一上半学期,寒喜欢上了写文,喜欢上了画画,也喜欢上了喝茶。但是大一下半学期,她得在这三种中选择出一种,决定自己今后的方向。

终于,在下半学期,寒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写文章。而对于画画,她更擅长的是画动漫,画游戏场景。寒终于决定了,跟着自己的喜好走。或许她画画确实很不错,也是能够进步,但是比起那客观性的“能力”,“天赋”。她更愿意跟着自己的喜好来选择今后的方向,今后的工作。于是,她选择了写作。

癫痫病是怎么治愈呢
成年人癫痫护理小常识有哪些
石家庄哪里有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日中则昃网 | 济南塑钢门窗设备 | 孙权的老婆 | 山东省邹平县邮编 | 电话广告 | 欧派鞋柜 | 桐城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