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桐城团购 >> 正文

马贵毅就是这样写小说的(十二)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年复一年梦回故乡,

天边的你在心上。

随那热泪在心中流淌,

流得那岁月短又长……”.

这是多年前的一部电剧剧《外来妹》中的插曲。

我很喜欢唱歌。自然就会常常应邀或邀请朋友们一起到K厅去唱。

但我有个习惯:就是在深夜K厅几乎没有客人的时候才去,自己唱给自己听。

我从来不用K厅的点歌单。因为,我自己把喜欢的歌曲罗列起来,做成了名片大小的“马先生要唱的歌”的卡片。每次去K厅,就给服务员一张,请她或他帮我连续播放卡片上那些歌曲的伴奏音响。那卡片是双面的,大约有50首歌名。如《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天堂》、《我怎么哭了》、《心中的太阳》、《重前是这样》、《半个月亮爬上来》、《三套车》、《在路旁》等等。

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夏夜。凌晨1点,我去了一家新开的K厅。

刚进门,就迎头碰上了最后几位离开的顾客。我对自己说:“来得正是时候!”。

大厅里果然没有客人了。于是很高兴地找了一个卡座坐下。接着,就示意服务员过来一下。

把卡片递给她时,顺便问了问:“我能唱到几点钟?”。

“如果您愿意,到天明也行。”。

“年复一年梦回故乡,

天边的你在身旁。

把那忧伤堆积在行囊,

独自在路上忘掉忧伤……”。.

这时,一位大约30来岁的女士来到大厅,在我选的那个K座里坐下,向服务员要了一罐啤酒。

“抓一把泥土在手上,

塑成你往日的摸样,

一遍一遍回头望,

你已不在老地方,

你已不在老地方……”。

那位女士突然鼓起掌来,说:“唱得真好!”。

我回头微微鞠躬表示答谢后,继续往下唱:

“不管你会怎么想,

我会等你在老地方,

等你在老地方!”。

这位先生:“有一个冒昧的请求:您能再唱一遍吗?谢谢!”。

“您喜欢听,我很高兴。那就再唱一遍吧。小姐,麻烦再放一次伴奏音乐好吗?”。

我又唱一遍后,回到K座,女士微笑着说:“你唱得真好!”。

“确实唱得好,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啦,那您点歌了吗?”。

“没有。我不会唱歌。”。

“这样不公平吧?——你都听了我唱,我好像还是可以听听您唱,您说呢?”。

“我只会唱一首歌。”。

“是——?”。

“《请跟我来》”。

“哦,台湾电影《搭错车》的插曲。”。

“是。”。

“但我记得那是一首男女声二重唱啊。”。

“是啊。所以,我们就一起唱好吗?”。

“行!”。

我踩着不变的步伐

是为了配合你到来

在慌张迟疑的时候

请跟我来

我带着梦幻的期待

是无法按捺的情怀

在你不注意的时候

请跟我来

别说什么

那是你无法预知的世界

别说,你不用说

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

当春雨飘呀飘的飘在

你滴也滴不完的发梢

戴着你的水晶珠链

请跟我来

请跟我来

别说什么

那是你无法预知的世界

别说,你不用说

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

当春雨飘呀飘的飘在

你滴也滴不完的发梢

戴着你的水晶珠链

请跟我来

请跟我来

服务员小姐忘情地鼓起掌来。随即拿了两朵红玫瑰,分别赠送给我和她。

我对她说:“小妹妹,我们现在想说说话,你把音乐轻轻地放上就好.,谢谢。”

“好的。”。

服务小姐走后,我看着她秀美的脸庞是“您看:是你说,还是我说?”。

她那个好温柔的眼神,真可以打到一万个男人!“我喜欢听别人说话。”

“不是说‘女士优先’吗?”。

“哈哈哈哈,你好搞笑!”。

“我就是‘中国搞笑学院’的创史人,你居然不知道,该当何罪?”。

“哈哈哈哈哈,我知道您是在逗我开心。谢谢您。我经常到这儿来,主要就是听别人唱歌。”。

“哦。”。

“印象中,在这个K厅里,我还真没听到过像您唱的这么好的,也就是能打动我的心的那种…..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您是——?”。

“我是一个音乐爱好者。”。

“嗯。我抽烟,您介意吗?”。

“没事没事,我也抽烟的。”。

“能给我讲讲您的故事吗?毫不谦虚地说,我是一个地道的作家。嗯,没错。”。

“看你的风度和气质,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

“哈哈哈哈,聪明的小姑娘!”。

“我不小了啊。”。

“在我面前你能不小吗?”。

“也是。很愿意把我的身世告诉你。或许,这就是一种缘分吧。我至今单身”。

“继续。”。

“冒昧请问老师贵姓?”。

“我姓马。”。

“马老师,我姓刘。”。

“啊,很高兴认识小刘姑娘。但有个问题我想问问您:希望您一定要如实地回答我啊。”。

“嗯。”。

“为什么你就这样轻易地相信我这个素昧平生的人呢?”。

“我是苗族人。我爸爸会算命、看像。就偷偷地学了一些。我一看,您就是个好人。所以愿意向您敞开心扉。”。

“说说您的故事吧。”。

“嗯。我最喜欢的一个青梅竹马的小哥哥因为吸毒、贩毒,去年死于非命。”。

“哦,那你要节哀啊,小姑娘!人死如灯灭,不能复生的,您要节哀啊。”。

“马老师,站在理智的角度,我知道应该这样。但陷在情网之中,我确实迈不过这一道砍啊……您别笑话我啊。”。

(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我们中国的女人咋就这么样地痴情呢?)

“谢谢您的信任!刘姑娘,您看现在都快凌晨3点钟了,我们是不是都回了?”。

“嗯。马老师:我还能见到您吗?”。

“我给你我的QQ号,你加我,不是就能见面了吗?”。

“嗯,马老师您真好。我会天天想您的!”。

马贵毅12-6-29

在月光书屋

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
突发性癫痫治疗药物是哪些
治疗癫痫病有哪些药物

友情链接:

日中则昃网 | 济南塑钢门窗设备 | 孙权的老婆 | 山东省邹平县邮编 | 电话广告 | 欧派鞋柜 | 桐城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