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渭南电脑 >> 正文

【东北】凋谢的姊妹花(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一场冷雨悄悄的在这个季节里述说昨日的友情,满地落叶却涂抹今日的怀念与忧伤。一切都远了,一切归于平静。最初的辛酸和梦呓缠绵在每一个梦境里,九曲回肠,回味肆意膨胀。

又到雁阵南飞的季节了,那声声滴血的泣鸣给萧杀的秋天带来最后的守望,感动着情绪第一个驿站。走出屋外,情绪伴着落叶的波动心里还装着昨天,她和秀秀的一路相伴走过的日子。她喜欢把那些欢乐的日子独自咀嚼,她很怀念和秀秀在一起的困苦却欢乐的时光.

记得和秀秀相识,那是一个冬天,她俩在改革开放的头几年一起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小村,做了邻居,住在一个胡同并且是斜对门。秀秀是湖南来的,身材不高长相俊秀,梳着羊角辫子,一脸的稚气。嫁了一个比她大十六岁的男人。她是东北来的嫁了一个比她小两岁的丈夫。秀秀比她小三岁就喊她姐姐,因为她们都是外地来的没有亲人,所以就像亲姐妹一样来往着。那时的村里人都喊她俩是外来妹。

这是一个特贫穷的小村,几乎与外面的繁荣发展隔绝。这里虽然也土地承包了,可是人多地少土地贫瘠,不能灌溉只能靠天吃饭,粮食收获很少。只种一些山芋高粱,棒子和棉花,几乎家家都不够吃。尤其一到春天便是家家断粮的时候,只能吃着野菜参和地瓜面子的黑窝窝,喝着野菜汤,弄得村里人人脸上都是黄巴巴的菜色。

那年月,都是家家矮矮的泥土房,斑驳的墙皮丑陋的样子一排排簇拥着挤占着,隐没在榆树槐树梧桐树的阴影中。远远地只要看到一片树影就知道是一个小村存在着,喘息着,默默地活着。

这里常年干旱,一到春天风多的时候便黄土飞扬让人睁不开眼。既没有电灯也没有柏油路,更没有钱花。可村里多的是数不清说不上媳妇的单身汉俊小伙和满街闲逛的鸡鸭狗鹅。那时喂的牲灵都不圈养,在外跑着能找点食吃。因为贫穷,很多说不上媳妇的劳力们就东借西凑地花钱买女人,那些被拐来买卖的妇女几乎含概了每一个省市,所以就滋生了人贩子,那时的法律也不健全,人贩子每个村都有一两个。愚昧的人们都觉得这些赚黑心钱的人贩子在做好事,要不是他们的倒卖妇女这村里的光棍汉子还不多了去?所以很多弟兄多的愿意花这个冤枉钱,有个媳妇传宗接代就是荣光。就有很多不同口音的外地女人被买来骗来,做了这里的婆娘。这里很少有人都喊这些妇女名字,都是谁谁家的,比如张三家的,李四家的,王二麻子家的等等,很多女人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无名氏了。

(二)

秀秀就是被人贩子拐来的卖给了比她大很多的男人。秀秀长得俊俏,那年她才十八岁,正是懵懂的青春期,不知道外面是这样的肮脏龌龊和险恶。秀秀家是湖南山区的日子更贫穷,十八岁那年就跟着别人出来在一家窑厂打工,看上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并被他的甜言蜜语迷惑哄骗,跟他来到他的其实很贫穷的家。秀秀穿的很破旧,那个男孩并没给她买过衣服却因为喜欢他在这个冬天来到了偏僻的遥远小村。可是命苦的她并不知道那个男孩有女人,而且是个当了父亲的骗子。更可悲的是那个面善心狠的男人因惧怕老婆的威力竟转手把她卖给了邻村的比她大十六岁的小个子男人,两千块钱啊,在那时可是个天文数字。

那年的冬天好像特别寒冷,经不起秀秀的整日以泪洗面,外面寒风呼嚎,几天就下一回雪,整个小村都是白皑皑的特别空旷。

她的命运比秀秀的命好多了,她是经人介绍谈的对象,虽然男人很木讷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男人很疼她关心她,而且年纪相当除了贫穷没有什么缺憾地惋惜过着日子,尽管日子很贫困却也不乏其乐融融,温馨熨帖。

她和秀秀住对门,很同情秀秀的处境,就经常找她玩,每次聊天秀秀都会落泪,都会羡慕她的日子和自由。秀秀喜欢和她玩,可是秀秀并不自由,不能经常出来,偶尔出门也是她那裹着小脚穿着搭档棉裤和对襟大棉袄的婆婆在后面紧紧跟着,婆婆怕怕秀秀逃跑溜掉。

秀秀的婆婆也反对她和秀秀玩,总怕她和秀秀说什么把秀秀拐跑一样的总用白眼瞪她。她和秀秀都不喜欢她,背后喊她老妈妈,老妖婆。秀秀的婆婆也不是省油的灯,有时会指着光秃秃的槐树干上的黑喜鹊骂娘:“你它娘的山蚂蚱子,整日偷偷唧唧唧唧,不是什么好鸟。”每到这时她和秀秀就特开心,反正老妖婆不敢当面骂就是了,秀秀婆婆穿着大襟棉袄大腰棉裤裹着裤腿露出一双小脚,特像过去的地主婆妖里妖气的可爱着,防备着,日子就这样不温不火地过着。

其实秀秀刚来的时候,不吃不喝寻死寻活地闹腾了好几天,也不许男人碰她一根汗毛。小个子男人对她很害怕,事事依着她,并每天给她做好吃的,那时白面特稀罕,可秀秀的男人总是想方设法单独给她做一碗面条,再嗑一个家鸡蛋,每晚如此。那年冬天冷的出奇,滴水成冰。男人就给她灌一个热水袋暖脚,并在泥土房里点上一个煤球炉子。秀秀婆婆也把以前自己纺线织的最好看的花布拿出来让秀秀做衣服,一家人百依百顺地照顾秀秀。也许是他们的善良和用心感动了秀秀,也许是因为远离家乡缺少关爱而感到了温暖吧,总之秀秀相信了命运,无可挽回的命运。秀秀终于接纳了那个男人,并把自己的身子奉献给了那个比她大十几岁的小个子男人。秀秀每次和她玩时就会伤感无奈地总说:“这是命,我认了。”不久她的心稳定下来,安心地过日子了。

(三)

这个小村虽然地处偏僻,人们的思想落后愚昧,但乡风淳朴人们心地善良热情,一家有事家家都来帮忙。这里家族风气很重,一家有重要的事就请这里辈分最高的族长出面当家主持。这里一个村也就一两个姓,同一个姓氏在一起居住。她和秀秀的男人都姓郭,所以他们这个村姓郭的很多,就叫郭家集。

也许是因为没有电灯的缘故,每天晚上都早早地喝汤,这里的人管晚饭叫喝汤,据说是以前粮食更不够吃时晚上不干活了就不吃干粮,只喝点汤充饥所以就叫晚饭为喝汤,直到现在也有很多人管晚饭叫喝汤。见面的头一句就问“喝汤了吗?”“喝了。”人们有个习惯每吃晚饭时都把碗端出来在胡同吃,那碗都特别大像个小盆,有的蹲着有的拿个马扎坐着吃特别热闹,拉着呱唠着嗑谁谁家的来了媳妇谁谁家的刚买来就跑了等等的家长里短的饶有兴趣闲侃着,这也许是人们消磨时光的唯一办法和乐趣吧。

时间久了,秀秀的婆婆渐渐的不盯着她了,知道她安心过日子了,知道秀秀不会跑了,所以放松了对秀秀的看管。晚饭秀秀也端着碗出来吃,她便和秀秀在一起吃,偶有好吃的就换着吃,在人多的时候她们从不说自己的事,也怕猜疑什么。她教秀秀做针线活,帮秀秀很多忙,秀秀的男人变着法的给秀秀弄好吃的,秀秀就偷偷地给她送去一点。秀秀不流泪了,她说:“以前她喜欢的那个男人长相好嘴又甜可心眼不好,竟舍得将她卖掉,黑心的!今天这个男人虽然大些个子矮些但心疼她爱护她对她实心实意,这都是命,俺也不想再折腾了,就这样凑合过吧,我又跑不了。”其实秀秀心里酸酸的,她也陪着秀秀酸酸的难过。

转眼到了春天,人们都开始干活了,这里有一个小砖厂,男人都去干活,拿个坯模子自己扣土坯,一块土坯窑主给二分钱。要是妇女帮忙加上起早贪黑能扣六七千块土坯,每天就能有十几元的收入。她是个勤快人每天都帮丈夫去干活,不久脸就嗮得黑黑的,和当地的妇女一个模样了。秀秀的男人不舍得让秀秀去干活,只让她在家做饭洗衣服就行。秀秀养得又白又胖每天在街上溜达玩,可她的婆婆看不上了,有事没事地指鸡骂狗地叫嚷着:“你个没爹的憨鸡憨狗,光吃食不看家,到处瞎逛啥?”有时秀秀不言语,有时也和婆婆对着干:“死老婆子叫唤啥?看不顺眼俺走。”每到这时候婆婆就不吱声了蔫了,她还真怕秀秀走了,到时那两千块钱打了水漂不说,儿子上哪说媳妇啊?

秀秀的男人弟兄四个,他是最小的,上了年纪的老娘就跟着他过。他是个孝顺的儿子,每挣来钱都交给老娘管着。有一天秀秀管婆婆要三块钱想赶集婆婆没给,秀秀生气了三说两说就和婆婆吵了起来,秀秀人小但挺精明,等男人回来就说:“你想和俺过日子就把挣来的钱交给俺管,要不然俺没心和你过,看你那老娘孬的很,看着俺跟看着贼似的,再说弟兄四个凭啥老太太跟着咱自己过?”男人说:“行,俺啥都听你的,以后挣钱交给你管,但别把咱老娘撵走就行。”就这样秀秀早早地当了家,婆婆没了大权只帮着秀秀做饭喂鸡鸭啥事也不管了。

这个小村偏僻些但却是邻村和西边的乡镇通往县城的一个必经之地,白天路上也很热闹,人来人往还有推小车担担的总有很多人经过。

不久来了一个很帅的小伙子是很远的别村的人,在这里开了一个小饭馆,小伙子不但长相好人还会说,所以生意也不错。一碗豆浆五分钱,一斤油条八毛钱,炒一盘小菜一块钱,过路的去县城的就不断有人吃,门口很是热闹。秀秀就经常去那个小伙子饭馆玩,就和那个小伙子混熟了,有时也给他帮帮忙提水端菜的。村里的人们都忙加上不是自家的事谁也没留意什么,秀秀的婆婆也没留心什么,可是不久秀秀就不见了。

这可把秀秀的男人和家里人吓坏了,去看看秀秀经常玩耍的小饭馆也关了门,这才知道让那个小伙拐跑了。于是整个村庄炸了锅,人心慌慌,族长召集了所有郭姓族里男人连夜去找。她的丈夫也被派去找人了,可她多希望秀秀别回来,好不容易有个可心的人能陪着过一生多好啊。她的心砰砰地跳着祈祷着担心着:秀秀远走高飞吧,千万别回来!

(四)

这一夜她没睡着,心一直提着。可是天刚刚放明的时候秀秀还是被抓了回来,是他的男人和村民们用地板车把秀秀捆着拉回家。

秀秀哭的和泪人似的,让人看了特难受,可她的妯娌们都七嘴八舌地数落着甚至骂她:“不要脸,浪妮子,让家里人丢脸,要不是你男人护着你俺几个把你撕巴了你信不?”这里的人愚昧兼顽固,要是恨一个人心特狠。她去看了秀秀劝慰了一番陪着落泪难过了很久,大伙也都以为秀秀男人这一次会打她,可谁也没想到她男人当着很多人的面都给秀秀跪下了:“秀,只要你不走,啥事咱都能过去,啥事也不提,你别哭坏了身子俺舍不得打你,俺还和以前一样对你好。”秀秀哭得更厉害了,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感激。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秀秀的婆婆经常喊她去和秀秀说话唠嗑,不是怕秀秀难过是怕秀秀再突然跑掉。她也经常去看秀秀,每次去秀秀都喊她“姐姐”,并和她的感情越来越深。

她和秀秀其实后来才知道,秀秀男人不打她是因为以前他买过一个女人,就因为那女人偷跑没成被他和家人痛打了一顿,偷偷地喝了敌敌畏死了。那件事让秀秀的男人伤心后悔了好几年,所以秀秀的男人懂得看住一个人很难,可把她的心看住了人也就留下了,所以对秀秀更加疼爱。

日子就这样又恢复了平静,秀秀的男人加倍疼她宠她对她很好,秀秀也再没想走过。她也经常抽空和秀秀聊天打扑克,打扑克也是那时唯一的娱乐。她依旧帮着丈夫干活,秀秀依旧闲着溜达玩。秀秀婆婆很节俭会过,每回秀秀洗完衣服的洗衣粉水婆婆再用一回,用手搓完再用棒槌在锤布石上使劲敲打,然后算罢。每回秀秀喝剩的半碗汤她也端来喝了,从不瞎东西,背后总嫌秀秀不会过日子,但她不敢说什么,因为老太太那几个儿子都不愿养她。

三月里吃榆钱四月里吃槐花,五月里新粮就收了,秀秀的邻居姐姐她怀孕了,可秀秀还没有。她发现秀秀最近总有新衣服穿,而且吃的也好多了,就问秀秀哪来的钱,开始秀秀不说,总说男人不让说,后来还是偷偷地告诉了她。原来秀秀男人不只是能干还会挣巧钱,每天晚上去河沟捞犸丕就是水蛭,把它嗮干了是很贵的药材,还有知了褪掉的皮也是药材都能卖钱的,所以秀秀就有了不断的零花钱,秀秀说咱是姐妹别人不告诉。她也很感激秀秀,知道姐妹一场没白交往。后来她的男人也去河沟捞犸丕,她也有了零花钱,她总觉得那时虽然很苦可和秀秀邻居一场姐妹不隔心。

又过了两年,村里有了电灯,她的儿子会走了,可秀秀仍没有怀孕,急得秀秀婆婆总是有事没事的又在骂鸡:“你个憨鸡,吃好的穿好的就是不犯蛋,要你干啥?”秀秀也难过她男人也心急,男人毕竟三十多快奔四十了。又过了一年,日子好多了可秀秀还是没孩子,这回他们听了妇女主任的劝说去了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男人的病,秀秀哭了,回家后去邻居姐姐家对她述说委屈:“姐,俺的命咋这不好啊?俺以后可咋办啊?”她也陪着难过,那段时光她总会陪着秀秀伤心落泪,是啊,这里家族风气很重,没孩子会被看不起,以后咋过啊?她也知道秀秀的男人更难过,这种害羞的事又不能往外说。秀秀婆婆不知道还照样骂鸡骂狗骂秀秀,秀秀本就憋了一肚子气,可有出气的地方了:“母鸡再好公鸡软蛋也白瞎!再骂俺和你没完,有本事给你儿子换胎,骂你儿子去!”

那一阵子秀秀的婆婆蔫了男人更蔫了,走路都低着头。作为邻居姐姐的她看了也不是滋味,又没法安慰,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她又有了女儿。可当时已是九零年,计划生育特别紧,她和丈夫被抓进了学习班关了起来还罚了很多钱,秀秀每天去送饭还帮着照顾孩子,跑前跑后很是辛苦,她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总和儿子说长大了也养你秀秀姨,等她老了好好伺候她。

江西治疗儿童癫痫医院
陕西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癫痫需做什么检查

友情链接:

日中则昃网 | 济南塑钢门窗设备 | 孙权的老婆 | 山东省邹平县邮编 | 电话广告 | 欧派鞋柜 | 桐城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