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华网军事 >> 正文

【酒家】痕(征文小说)_7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北京,北方会展中心大厦十楼一间会议室里。

美女作家楚夕和出版公司的编辑杨楠在十一点钟准时到达会议室,天朗集团总裁舒总在十五分钟之后才和两名助手赶过来。舒总年约四十五岁,身高约173CM,不胖不瘦,面色红润,耳大珠圆,眼睛有神,鼻梁丰隆,嘴大唇厚,一看就是个热衷床上运动之人。

看到楚夕和杨楠,舒总便充满歉意地说:“让两位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呵。”

楚夕和杨楠微笑着站了起来,楚夕主动伸出手,“舒总好。”

舒总连忙握住楚夕的手:“您就是大作家楚夕女士吧?”

“是的。”楚夕微笑着说,她感觉舒总握着她的手很有力度。

“以前只听过你的名字,今日一见,真是让舒某眼前一亮,果然才貌双全啊。”

楚夕把手挣脱出来,然后优雅地坐下来,“舒总过奖了。”

舒总笑道:“楚女士,你这部书我看了五遍了,我个人很喜欢。我两个合作商也看过了,他们一致同意改编,我想把它拍成三十集电视连续剧。”

楚夕感到很高兴,她浅笑着,嘴角两个梨酒涡便显出来,“感谢舒总的栽培。”

舒总看着肤白唇红的楚夕有些发呆,他突然发现楚夕有些像电影明星许晴,许晴就曾经接拍过他的电影,他对许晴印象很好,慢慢地心生爱慕,却从不敢奢望能够揽入怀抱,这样想着,他便神思有些恍惚。

舒总的一男一女两个助理大概看出舒总有些不对劲儿,他们交换一下眼色。女助理连忙说:“舒总,我们是不是该就合约的一些细节和楚夕女士交换一些了?”

舒总似乎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说:“对,对,现在我们来详细谈一下合同。”

女助理拿出两分合约,分别交给舒总和楚夕各一份,“请两位先看一下合约内容,没什么异议就可以签了。”

楚夕拿起合约认真地看着,舒总也在看,不过他一边看合约一边还偷瞄楚夕,仿佛坐在他对面的正是他心中的女神许晴。

楚夕也注意到舒总的异常神态,她不禁有些担心,她知道娱乐圈通常有潜规则,漂亮女演员是很难通得过导演和制片人的骚扰,但她只是个作家,长得不算倾国倾城,缘何也会被制片商想入非非呢?

杨楠也注意到舒总的不对劲儿,他感到有些焦虑,便对楚夕说:“方姐,合约你看仔细一点儿,看有没有不足之处。”

楚夕点了点头,埋头认真看合约,舒总大概听出杨楠话中有话,便收敛了一点。十分钟后,两人都看完了合约,楚夕觉得没有太大问题,有些小细节她想了想觉得无所谓,对整体没有影响。舒总问道:“楚女士,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提出来。”

楚夕说:“没什么问题,就这样吧。”

看得出来楚夕有些急于促成这件事,舒总便想吊吊她的胃口以牵制她,他灵机一动,便问男助理,说:“小钟,现在几点钟了?”

“十二点差十分,舒总。”

“到了午饭时间了吧?”舒总说,转向楚夕,“楚女士,这样吧,我们中午在一起吃个便饭,合同就在饭桌上签吧,因为有些很实际的问题我想和你探讨一下。”

楚夕想不能太急,太急了会失去主动权,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主动权在别人手中,急也没有用,她便淡然地笑道:“好的,一切听从舒总的安排。”

舒总豪爽地笑了,“楚女士也是个爽快人。一会跟你好好喝几杯,怎么样?”

楚夕也料到他会来这一手,她便说:“喝可以,但请舒总手下留情。”

“好,好,我是很懂得怜香惜玉的,对了,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北京,我想请你去吃北京最好的烤鸭,你听过全聚德吗?”

“听过,是北京最好的烤鸭品牌。”

“是的,是的,作家的知识面挺广呀。都说到了北京,‘不到万里长城非好汉,不吃全聚德烤鸭真遗憾’,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

“谢谢舒总厚意。”

舒总越来越喜欢楚夕了,他暗自琢磨着,无论如何在她离开北京之前把她给“拿”下。舒总对助理小钟说:“你先去全聚德订一间最豪华地房间,我们十二点到。”

舒总打了电话约了他两个搭档过来一起吃饭。他让楚夕和他一起坐他的宝马车。楚夕长这么大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车子,感到非常舒服。她不禁有些感叹,钱真是好东西啊。

十二点钟,楚夕、舒总、杨楠和女助理李雪便到了全聚德烤鸭店。舒总请楚夕先上坐,楚夕便选了最里的一个座位坐下,舒总坐在楚夕的左边,杨楠坐在楚夕的右边,李雪坐在舒总的左边。

半小时之后,舒总两个搭档才姗姗赶来。舒总向楚夕介绍两位搭档。

舒总指着其中一个年约五十岁、身材稍胖、皮肤黝黑的男子说:“这位是朱总。”然后又指着一个长得高瘦的、有些书卷气的男子说:“这位是刘顾问。”

舒总两个搭档不约而同地说:“欢迎远道而来的作家楚女士。”

楚夕对他向微笑道:“你们好!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我的书能够得到各位的赏识真是太荣幸了。”

朱总说:“应该的,应该支持的!”

舒总说:“应该说是你的书写得好,好的作品我们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刘顾问若有所思地看着楚夕,突然说:“楚女士很像许晴,你们发现没有?”

舒总连忙说:“是的,我也发现了,楚女士,刚才我就想说来着,实在不好意思开口,怕冒犯了您。”

楚夕浅笑道:“是吗?还是头一回听说我长得像许晴,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明星啊。你们就别取笑我了。”

舒总连忙说:“哎,此言差矣,像就是像,不存在取笑的问题。我们北方人说话做事都挺爽快的,慢慢地你就会感受得到。”

“我知道北方人豪爽,这我在东北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了。”

“哦?你还去过东北?哪个省?”

“黑龙江。”

“呵呵,我正是牡丹江的。”朱总挠着头憨厚地笑道。

“楚作家,你一个南方人去东北干吗?”刘顾问一直盯着楚夕,感到她有点神秘,似乎她身上蕴涵着太多不为人所知的事情。

“小时候随父母在东北,我父母以前是知青,在大兴安岭插队。”

“哦,原来是知青的后代啊。”舒总笑道,“真难得,我大哥也是知青,不过他去云南插队,我向来对知青比较有好感。”

话题越来越多,越扯越远。这时,服务员拿来菜谱,舒总对助理小钟说:“你去点菜,多点一些,大家都饿了,今天我们开怀畅饮啊。”

楚夕突然想起合约的事,现在看来舒总似乎沉浸在聊天儿、喝酒和吃饭上面,无意于签约。她便问舒总:“舒总,咱们今天是不是可以敲定合约呢?”

舒总笑呵呵地说:“当然了,不过你先别急啊,今天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结果。”

刘顾问和朱总相视一笑,似乎心照不宣。杨楠小声地对楚夕说:“你可能不太了解娱乐圈的游戏规则,几乎百分之百的合同都是在酒桌上签订的,所以你别着急,必要时我会帮你的。”

杨楠似乎给楚夕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时,一个穿着一套清朝服装的帅气的小伙子走了进来,他后面跟着两个女服务员,她们搬来一张操作台,台上面有一个直径约四十五公分的大大的白色瓷盘和两只装在木桶里的、热腾腾的还在冒着热气的、油光滑亮的烤鸭。

穿清朝服装的男子对大家说:“大家好,欢迎你们光临我们全聚德烤鸭店,希望你们在这里吃好喝好,现在我给大家表演切烤鸭。”

说完,小伙子戴上一次性手套,右手拿起一把锃亮、刀锋尖锐的小刀,左手拿起一只烤鸭开始对着白色瓷盘飞快地削了起来,他的动作娴熟优美,神情镇定自若,全身心沉浸在其中,似乎万物在他心中是空的,只有手中的刀和鸭子才具有灵动性。只见如柳叶条儿的烤鸭肉的小薄片儿像天女散花一样,准确无误地掉在瓷盘里,而且自动地整齐排列,楚夕和在场的人不由得发出一阵阵的赞叹声。

几分钟后,一只鸭子便被很艺术且基本没有浪费地剥光,只剩下了骨架;小伙子又拿起另一只鸭子继续削。大家专心地看着小伙子精湛的表演,都惊若寒蝉。

第二只鸭子也削好了,大家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小伙子微笑着说:“谢谢大家捧场,我的表演结束了,请大家慢用。”

两名女服务员把那盘削好的北京烤鸭端上大大的钢化玻璃转盘的正中间放好,然后把其他大约九个菜摆放在北京烤鸭的周围,然后她们又在每人的座位面前摆放一小碟蘸料、一盘薄薄的面饼、一盘由黄瓜丝儿、大葱丝儿和胡萝卜丝组成的配菜。

服务员忙完,便微笑着说:“现在菜都上齐了,请大家慢用。”

舒总招呼大家:“动手吧,这烤鸭要趁热吃,凉了不好吃。”

大家早都按捺不住了,早都对这一桌美食垂涎三尺了。大家纷纷拿起筷子,往白色瓷盘里伸,舒总看到楚夕举着筷子不动,他以为楚夕不会吃,便戴上一次性手套,“你们南方人可能不会吃,我来教你。”说着,他拿起筷子帮楚夕夹起几块片鸭,然后拿起一张薄饼,夹起几根配菜夹好,然后递给楚夕。

楚夕接了过来,“谢谢舒总,其实我会吃的,以前我吃过的。”

“那就好,你就自力更生了。”

服务员给每个人倒了一杯红酒,舒总一直盯着楚夕,总找各种理由让楚夕喝酒,他大概是想摸一下楚夕的酒量。楚夕其实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好在她平时晚上睡前总会喝上一杯红酒,所以现在红酒于她就像饮料,喝了好多杯都脸不红心不跳。

大家都为楚夕的好酒量赞叹不已。舒总说:“原来我们的美女作家还是个千杯不倒啊。在下佩服啊。”

“千杯不倒不敢当,酒量是有一些,但还是有限度的,请舒总手下留情。”

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楚夕和舒总的身上,似乎今天他们两人是主角,其他人都是配角。

舒总开始有点晕晕乎乎了,他醉眼惺忪地看着眼前的楚夕,他眼中的楚夕变成两个许晴的影像,氤氲地诱惑着他。

午餐过后,大家便又回到北方会展中心大厦,继续商讨影视改编的签约事项。酒后的舒总思维明显有些迟钝,头脑有些迷糊。楚夕虽然也有点晕晕乎乎的,但她一直竭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在杨楠的配合下,楚夕和天朗集团终于顺利地签订了《越美丽越寂寞》的影视改编权的合约。合约上写明楚夕能得到的报酬为十万元,分两次支付,第一次是签约后一个月内支付六万元,第二次是在电视开拍后一个月支付;合约的期限为十年。

虽然钱不是太多,但楚夕感觉还不错,因为现在世面上的书多如牛毛,能有几部被拍成影视的呢?她觉得自己还算好运了。

累了一天了,楚夕回到酒店已经八点钟多了,她想好好地在酒店休息,没想到却接到舒总的电话,他说邀请她去KTV唱歌,楚夕最不喜欢去K歌了,她一怕吵,二怕被人灌酒,便推说不舒服不去了,舒总也不勉强。

到了十点钟,楚夕洗漱完毕正要躺下休息了,她突然听到敲门声,她喊了一声:“谁?”对方没有吭声,楚夕决定不理睬了,她刚要躺下,敲门声再次响起,她只好穿着睡衣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的人竟然是西装笔挺、红光满面的舒总。楚夕一时懵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舒总笑眯眯地说:“你说不舒服,我不太放心便过来看看你,可以进去吗?”

楚夕记得自己穿着睡衣,连文胸都没有穿,她想这么晚了让一个大男人进来,孤男寡女的,一定会出事的。她便把着门,委婉地说:“舒总,我现在已经好多了,谢谢您关心,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家休息吧,您也累了一天了,我也要睡觉了,今天累坏了。”

舒总目不转睛地看着楚夕,面前的少妇一副慵懒绻缱的样子非常撩人,何况她只穿着睡衣,他能想像出来她的睡衣下面是怎样一番美妙光景,他不禁感到浑身躁热起来。

但是楚夕一直把着门,明显是拒绝舒总入内,舒总有些不甘心,还想再试试。便微笑道:“我一点儿也不困,只想和你聊聊天儿,说真的,今天见到你,我非常高兴,我感到自己突然年轻了十岁一样,我想你应该是明后天就要买回青林了,我们以后估计是很难有机会再见面了,何不今晚好好聊个痛快?”

楚夕心想我和他又不熟,有什么好聊的?楚夕说:“真的太晚了,明天中午吧,明天中午我做东请你们吃饭,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聊。”

舒总呵呵笑几声,“和那么多人坐在一起就不好聊了,我只想单独和你聊。”

楚夕心想,这男人脸皮要厚起来简直天下无敌,他的企图很明显,不就是想祸害我吗?万万不能让他进来。她便说:“舒总,我们来日方长啊,也不在乎这一个晚上嘛,要不这样吧,明天你如果有空的话,我会到你的办公室,陪你好好聊聊,你想聊什么都行,好吗?”

怎样预防癫痫病的发作
癫痫病常见的护理常识
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日中则昃网 | 济南塑钢门窗设备 | 孙权的老婆 | 山东省邹平县邮编 | 电话广告 | 欧派鞋柜 | 桐城团购